6位建筑大咖解读,疫情之后的城市规划新思考

受今年这场疫情影响的行业数量众多,餐饮业、旅游业、娱乐业...每一行都有各自的困境与难处。


怎样走出这场阴霾?在后疫情时代,整个行业会发生怎样的转变?是每个人在各自领域需要思考的事。
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0934.jpg

建筑大师  × 一筑一事

后疫情时代的建筑和城市规划


建筑与设计行业同样如此,疫情中,公共空间经历了从人声鼎沸到万籁俱静的魔幻历程,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距离被拉长,人们对公共环境的要求在改变,以前不起眼的细节,突然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。


那么,这些改变对公共建筑的设计者和建造者有什么提示或启发吗?今后数年,乃至数十年,整个行业将会发生什么改变呢?


我们采访了6位国际建筑设计与城市规划领域专家,来聊聊后疫情时代的一些新思考。


-


*以嘉宾姓氏首字母为序


 微信图片_20200822091031.png
 微信图片_20200822091036.jpg

Stefan AI

哥伦比亚大学副教授

Stefan AI建筑事务所创始人

普瑞特艺术学院客座教授

他眼中的后疫情时代

“办公和出行的方式和空间也许会改变”


疫情期间,Stefan AI在纽约家中办公了3个月,这也让他有时间得以筹备自己的新书。目前,还有许多被迫终止的建筑项目尚未复工。


对Stefan AI来说,这场疫情是对城市规划者和建筑师的一次巨大考验,“19世纪,为了战胜纽约的工业污染,我们建造了中央公园,这曾是我们爱这座城市的原因。如今因为疫情,餐厅被关闭,人们在街上都保持距离,希望这是一次让我们更加有效利用公共空间的契机。”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1203.jpg

· Stefan AI曾参与信基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广州塔


在家办公的经历让Stefan AI思考了更多工作形式的可能性,“也许未来,公共办公空间会被压缩,办公室将会变得和现在很不一样。商务出行也会减少,我们可以期待一下机场设施的新形态。”


类似疫情这样的公共危机绝不是最后一次发生,海平面上升、气候变化、飓风危害,都在变得越发频繁,“城市规划者和建筑师需要多考虑如何应对危机的问题,例如修建防洪设施,这是让城市生活更美好的关键。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1240.jpg

· Stefan AI的TED演讲,题目为“荷兰为何没有淹没在水下?”


另一方面,保护自然环境也是重中之重。“造成这次疫情的原因可能就是人类食用野生动物,所以保护森林和野生动物,恢复地球生态环境,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。”


Stefan AI也在他的建筑设计项目中践行着环保理念。近期,他会为美国红石峡谷举办的火人节设计一个小亭子,其中用到的所有灯光设备都是太阳能发电的,活动结束后也会回收起来,送去贫困社区再利用。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1317.png

· Stefan AI为火人节设计的亭子
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1354.png
微信图片_20200822091401.jpg 

邓国辉(Damian Tang)

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(IFLA)亚太前主席

新加坡市区重建局建筑和城市设计战略团顾问

新加坡国家公园局高级设计署长

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客座教授

他眼中的后疫情时代

“城市、建筑和人都需要改变”


疫情期间,邓国辉同样抑制了出行的欲望在家工作,他发现自己竟然因此找到了工作与生活的新平衡。同时,他2岁的女儿非常高兴能每天都见到他。


在家这段时间的经历也激发了邓国辉的思考,“我们是否需要更多的办公大楼,还是应该在生活区域开辟新的私人办公空间?“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1450.jpg

· 疫情期间,邓国辉为一线工作者绘制的海报


疫情甚至让邓国辉的工作时间延长了,他的电脑一天24小时开机,感到无聊的时候就回邮件和写报告,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变得模糊。当然,“大家也更加珍惜户外生活和出行机会”。


对于疫情后建筑最大的改变,邓国辉认为“在封闭空间,病毒传播得很快,因此我们需要更好的通风和空气过滤系统。


聪明的建筑师们其实早就想到了这点,但需要解决的具体问题还有很多,“新的系统如何推行?能否覆盖到边远地区?能否在保证质量的同时达到更高的建设效率?能否将一部分工作交给AI?”


这些问题邓国辉都暂时没有答案,但他坚信在危机来临前想到并解决这些问题至关重要。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2234.jpg

· 邓国辉景观设计作品,地铁站入站口


邓国辉认为,理想中的城市应该是适应性极强的城市,不仅是公共设施,还有人文和自然环境,“包括气候适应性、生态适应性和社会适应性。”


“自然的力量是很难抵御的,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下一次危机来临之前,尽可能增强自己的应对能力。包括建筑系统要更加卓越,社区之间要连城一片整体,创造新的生态与社会结构,将损失尽可能降到最低。”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3654.png

· 邓国辉景观设计作品,乌吉知马沟渠翻新高架连环绿道


邓国辉近期的工作也与此相关,他和他的团队正致力于集跨学科的力量,探索出增强城市生态和社会适应性的方法,应对即将到来的,如气候变化等生态环境问题。


未来有机会,他也想在中国做类似的项目。
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3726.png
 微信图片_20200822095737.jpg

Stewart Dodd

AA全球访问学院成都校区负责人

伦敦获奖建筑工作室Satellite Achitects总监

他眼中的后疫情时代

“是时候意识到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了”



疫情期间,Stewart Dodd久违地回到了农场。他在伦敦的公司暂时关闭,超过100名员工都在休息状态,他自己则在英格兰郊区的农场呆了几个月了。


这段休闲的时光同样让Stewart Dodd想到了气候变化问题,“现在,几乎没有飞机飞过我们头顶,很少有汽车在街道上排放尾气,人们也更愿意吃地方市场的食物,而不是从大型超市购买。”这几乎是理想中的环保生活,可惜只是暂时性的。


微信图片_20200822093854.jpg

微信图片_20200822100331.jpg


   · Stewart Dodd建筑设计作品

“我只希望人们不要重复自己的错误,”Stewart Dodd说,“